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大国风华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第六百六十五章 有情后补(1 / 2)

[]

现在,郑建国又未雨绸缪的去主动引起国家的注意,在无法预料的监管来临之前,就有步骤的推动计划接受监管体系,以避免无序状态下对计划产生冲击。

对于郑建国的这个做法,大约翰当然明白有应对的去接受批评甚至是国家层面的监管,与被动的去面对相比,其差别就在于主动权是否在手。

不过,想到这里的大约翰又想到了个问题:“我认为人类基因组计划成功的话,人们不一定会接受由个人,或者多人来掌控这个——生意。”

郑建国点了点头道:“所以《生化危机》也可以算作是种催化剂,加深人们和国家对于这个计划的认知,不过这个说起来还早。

现在dna测序仪都还没整出来,要不你那边和大学联系下,再开几个资助项目算了,看看谁先发明出来——噢,这好像是个办法啊?”

眼瞅着郑建国说着说着停住,大约翰面带疑惑道:“这好像是个办法?”

飞快的将盘子里剩的牛肉都塞进嘴里,郑建国放下刀叉后两眼放光:“简单来说,现在是把一个基因从头到尾的,按照顺序一点点进行破解,所以现在进度缓慢。

然而先前我说到了是再多资助几个大学,争取早日发明出测序仪来,原本我是想这样会加快进度节省时间。

可我说的这个法子就很不错,把一个基因拆分后交给不同的小组,同时进行测序后再组成一条基因。

不过这样的话,就会涉及到测序完成后重新拼接的环节,靠人工的话——”

想到这里,郑建国便皱了皱眉头,这个想法有些简单到发指,原本10天检测出的dna切成10份,交给10个实验室就能在1天完成。

这种进度虽然依靠钱就能取得,然而在这之外还涉及到了重新拼接的问题,也就是说还要增加专门人员对检测结果进行拼接,只是这样就会引出另一个问题:错误!

好在,这会儿郑建国也没钻牛角尖,他现如今的地位是早已适应了将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丢给他人,毕竟能想出这么个解决思路就殊为不易了。

当然,郑建国也知道这种事情不能乱说,他隐约感觉这个说法似曾相识,仔细去想却没有找到来源,便知道可能是上辈子里不知在哪听到的。

既然如此,郑建国便没有和大约翰再说下去,而是吃过了早餐后到达消化中心的办公室里,给推门进来的沙曼娜下了个任务:“去找下关于——dna分析的技术,包括最新的。”

“好,boss。”

沙曼娜长的身形娇小,就是一双眼睛大的有些引人,嘴上应下后将怀里的文件夹放在了郑建国的面前:“这是收支表,需要您签字。”

“噢,先放在这里,你去把我交代的事儿办了。”

知道这个女孩不善言辞,郑建国看了下文件说过,便见沙曼娜点了点头双手抄在白大褂口袋里,转身走了。

目送这个小姐姐的背影消失,郑建国已经适应了沙曼娜的性格,便低头打开了面前文件,开始一目十行的扫过列表,发现上个月新采购的20只猴子竟然涨价了,从先前的3800长到了4100。

不过在看到供应商还是那家公司,而采购经手人员又是艾斯特,郑建国便跳过了这个环节看了下去,末了看过汇总出的18万开支,在审核上签了名字。

18万这个数字看着不多,那是因为整个实验室在上个月里面没有开新课题,如果去掉这里面最大的大头是20只猴子,就能知道整个实验室的耗材便高达10万美元,妥妥的烧钱。

等到又批了几个文件,郑建国才要起身去实验室溜达圈,自打艾斯特半个月前率队去了埃及研究木乃伊,这就是他每天上班后的必备工作。

只是郑建国才站起身,整理了下量身定做的白大褂,便见紧闭的办公室门被人推开,一个脑袋发亮的医生满脸是笑:“郑医生——”

脑海中闪过先前才看过的20只猴子,郑建国虽然不满这货称呼自己为医生而不是主任,面上却带出了微笑的开口道:“你好,阿肯主任,找我吗?!”

“当然。”

醒悟到郑建国可能是要出门,阿肯·迈尔斯后退一步笑道:“不知能耽误您五分钟吗?我想和您聊一会。”

“当然可以,请进。”

眼瞅着这个据说是不好打交道的生殖医学中心主任笑成了弥勒佛般,郑建国便以为他是来打听自己买猴子的做法时,不想阿肯·迈尔斯在进了办公室后,双手捏在了一起道:“郑医生,咱们之前可能是出现过误会——”

“误会吗?”

面带疑惑的郑建国是想了又想,发现他和这个主任间除了那个试管猴上打过交道,后面还是艾斯特在菲欧娜没走之前移交给了他。

而两女也没说这位主任怎么了,郑建国就感觉还真没其他什么龌蹉,否则以他的性格不说是忘了,怕是会早就报复回去的,当即开口道:“我不记得咱们起过什么误会。”

发现郑建国神情不似作假,阿肯·迈尔斯便收起了笑,圆圆的脸上现出了迟疑道:“那,我听说保护伞生物正在对一款药做phase

1试验——”

蓝色小药丸!

郑建国瞬间明白过来,他还以为这位生殖中心的主任,是想来问他继续买猴子的作用来着,没想到是为了这个。

由于保护伞生物的布鲁斯去了共和国,美利坚这边就交给了大约翰暂代,只是不知他出于什么原因,这款药的phase

1阶段交给了纽约的长老会医院。

而以延续性来说,那么不用去多想,phase

2和phase

3阶段也必然会放在这家医院里进行。

当然,这不是说郑建国找不出原因,毕竟大约翰之前就透露过:“是考虑到我在这边的培训,所以就回避了下。”

阿肯·迈尔斯摸了摸下巴,满脸不可置信的开口道:“哦,郑医生,你需要回避什么?我感觉如果你没有做不合规的事情,就不用去回避这些,除非你认为你在医院里面受到的优待,可能会和利益输送有关。”

你在教我做事?

虽然知道对方说的是实情,可郑建国却感受到了对方话里的说教意味,当即瞅着对方光滑的下巴开口道:“哦,阿肯医生,你还有别的事吗?”

“嗯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